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帮我找份工作让我养大儿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21:03:35 阅读: 来源:网管厂家

曾经的电视红人,因为越来越胖,生活陷入窘境

她身高1.57米,体重却有320多斤;

她曾是身材苗条的村花,现在却因为肥胖,饱受异样的眼光;

她曾作为特型演员上电视,如今,因为无法长时间站立,失业在家,生活穷困……

昨天,在南安洪梅镇一间破旧的古厝里,记者见到了这名女子。她叫苏惠清,今年34岁。一次次,她鼓起勇气,寻找生活的希望,一次次,讥笑和辱骂刺痛她的心。她曾经很想自杀,但死能给家人带来什么。她很感谢丈夫,他虽然智障,却在最难熬的时候娶了自己。如果还有下辈子,她想做回苗条的女人补偿丈夫。她最放不下儿子,8岁的儿子曾跟她说:“妈妈死了,我也要死。”

为了让儿子生活得更好一点,为了这个家,她想再一次重整旗鼓。能治疗肥胖最好,但她已不太抱希望,目前最想的,是找一份简单的工作。

肥胖让她陷入困顿

丈夫智障,家是危房,失业已半年,生活不能完全自理

17岁时的苏惠清,90来斤,瓜子脸、小细腿,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看着她那时的照片,记者简直无法跟眼前这名女子联系到一起。现在的她,重达320多斤,行动起来很不方便,生活无法完全自理。“走几十米就要休息一下,站太久也不行,平时出门就骑摩托车。”

由于肥胖,她直到27岁,才嫁给家境贫寒的智障丈夫。她在洪梅镇的婆家只有一间破旧古厝,床前上方还撑着一把伞。“一下起雨来,常常漏雨。”房子已是危房,平时就丈夫一人住在里面。为了方便家人照顾,苏惠清平时住在娘家。而其8岁的儿子,跟着爷爷住在堂叔家的老房子里,周末才到外婆家玩。

“儿子读小学,费用不高,可以后怎么办呢?”她失业已经半年多了,忧心忡忡。

一次意外改变一切

摔倒后遭误诊,吃激素药物,体重激增到300多斤

1994年4月的一天,苏惠清和同伴下班回家,不小心摔了一跤,几天后头晕、恶心、呕吐。当时,医生诊断为“多发性脑动脉硬化”。从1994年到2002年,9年间,她一直在吃一种叫“强的松”的激素药物。服药后一个月,她已长了50多斤,至2002年,体重已达300多斤。

后来,通过其他检查,她才得知当年是误诊。然而,停药之后,她的体重一直没有下降。对于误诊的事,她不想多提:“过去的就过去吧,我现在只想要正常的生活。”

她也曾减肥,每天早晨拖着160多公斤的身体跑步,不吃米面和肉类,只吃青菜。但是,效果并不明显。2008年,她认识了泉州某艺术服务公司的纪大姐,纪大姐出钱帮她针灸,减掉了60斤。后来,由于工作原因,她中断治疗,不久又回到300多斤。

从特型演员到失业

她一次次重整旗鼓,但讥笑、辱骂一次次刺痛她的心

意外发生前,苏惠清在一家针织厂工作,每个月能挣几百块钱工资。后来,因为体型太大,工厂不要她了。于是,她到处去找工作,只要觉得自己力所能及的,她都想去试一下。然而,情况并不乐观。

一天,她到一家针织厂求职,老板一看到她就摆手说:“不要不要”。她只能黯然离开。可是,转身,她却听到老板的笑声:“这么胖,还想要工作!哈哈哈……”

讥笑、辱骂,似乎成了家常便饭。一次次失败,不断刺痛着她的心。好几次,她翻过栏杆想跳桥自杀,被家人拦住。好几次,她将老鼠药藏在口袋里,被家人搜出。

后来,在父亲的帮助下,她在当地供销社开了一家小店。渐渐的,情绪也有所稳定。

由于自己特殊的体型,又擅长演唱闽南语歌,2007年夏天,她到南京找江苏卫视《千金组合》栏目组,要做特型演员,并给自己取了艺名“苏苏”。经过十多天才艺训练,还没上台,《千金组合》就解散了。

回到泉州,她又去电视台应聘演员,仍然没有成功。2008年夏天,她又参加了河南卫视的《胖胖组合》。经过3个月才艺训练,基本可以上台了。9月,她们还到泉州演艺场所演出了10天,还挺成功。可后来,由于文化低、年龄大,不久她就失业了。

此后,她回到泉州,参加民间“歌舞团”。在人家的“佛生日”或办丧事时上台献唱。由于无法长时间站立,老板慢慢地也嫌弃她经常要坐着唱歌。今年年初,她又失业了。

在失业后的这段日子,她不断地再寻找就业的机会。可是,一直都看不到希望。

为了儿子她要活着

她多想和其他母亲一样送儿子上下学,却只敢远远偷看,怕儿子被嘲笑

“每过一天,对我来说都比死还难受。”忍受着身体不适、外界讥讽,她说日子苦不堪言。然而,说起儿子小宝,她便露出笑容。“一个8岁的孩子,你知道多懂事多聪明吗?”她眉飞色舞地说着,“我生病了,他会端水过来,帮我擦脸,擦手脚,他说,他要练武术保护妈妈”。

小宝,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可是我儿子却成为我的‘累赘’,为了他,我没办法离开”。苏惠清哭着说,“我好后悔,为什么生下儿子,我是在害他啊!”每逢苏惠清跟儿子说起自己可能会离开,儿子便用天真的眼睛看着她说:“妈妈死了,我也要死。”她只能抱着儿子痛哭,心里五味杂陈。

平时,她只敢在小宝的学校外面偷看他上学、做作业。她多想和其他母亲一样,平日里接送儿子上学,周末,挽着丈夫的手,牵着儿子去散步。可是,这一切对她来说只是奢望,她怕同学嘲笑小宝。

苏惠清曾对丈夫说:“这辈子我让你抬不起头,下辈子,我一定做一个苗条的女人来补偿你。”虽然丈夫是个智障者,可是在她最难熬的时候娶了她,在苏惠清心里,无论丈夫是怎样的,永远都是自己心中的好丈夫。

虽然行走不太方便,但苏惠清的手臂力气还是正常的。她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些手工活,或者继续唱歌,只要老板不嫌弃她坐着唱。“体重可以减下去是最好的,可是我看不到希望。”她哀求着,“希望你们能帮帮我,帮我找份工作,让我养大我儿子”。

医生:原因可能不止一个前期检查要几千元

对于苏惠清的情况,福建医科大学附属泉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张医生介绍,一般激素引起的肥胖,只要慢慢停药后便会逐渐恢复。服用激素可能是原因之一,它可能只是起到助推作用。若是要进行治疗,必须到医院先进行检查,对其病症进行确认。

张医生说,由于苏惠清的情况较为严重复杂,因此,需要配合心脏内科进行治疗,难度较大。由于病症无法确认,无法对费用进行评估,但是张医生称,前期的检查便要几千元。(海峡都市报闽南网记者 陈晓婷谢杨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