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找玩伴的鬼孩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7:16 阅读: 来源:网管厂家

五岁的女儿,蹦跳着出了家门,蹦跳着穿过一段公用的走廊,来到了电梯的门口。

“妈妈,快一点。”

“哦,快了快了。”金惠在家里答应着,将长头发盘起来,用大夹子固定住。

“妈妈,快一点。”女儿的声音又传来。

“哦,快了快了。”她还是这样的回答,穿上外套,围上丝绸的长巾。

“妈妈,快一点。”

“哦,快了快了。”金惠取下门口鞋柜上的一双皮靴,换下拖鞋。垮上皮包,关上门,钥匙在锁眼里转动一圈,反锁了。她转过身,等在电梯门口的女儿不见了。一定是等不及了,先乘着电梯下楼了。金惠不担心。女儿知道,每次和金惠出门去游乐园,都是乘电梯下降到负一层的停车场,那里停着金惠的私车。金惠乘电梯下降到了地下停车场,一边走向了她停在固定车位上的私车,一边呼唤着女儿。走到了私车边,没看到女儿,也没有听到她的回音。跑哪里去了?

金惠紧张了。她乘电梯上升了一层,到大厦的门房,找正在当班的门卫,要求调看大厦内的监控视频。大厦内安装了很多个监控探头,但,连接着电源在工作的,就只有大厦的电梯厢内。其他的,没有连接电源。监控设备的运行和维护也是要耗费不少钱的,物业公司要节省开支,故意的去掉了连接的电源线。门卫用电脑调看了今天的电梯厢内的监控视频,时间段选择,从现在的时间朝后倒退了二十分钟。金惠盯着电脑的屏幕,看门卫调出来的监控视频,用快进的速度,播放过没有女儿身影的视频画面。“停!”她大叫一声。在旁边的门卫吓了一跳,手跟着一抖,抓在手上的鼠标差点吓脱了手。

金惠在视频快播的画面中看见了女儿的身影,出现在了正在打开的电梯门口。女儿看见电梯门敞开了,就转过脸,朝着家的方向,喊话。监控探头只录影,不录音。听不见她喊的内容,只看见她的嘴巴在动。金惠记得,她当时在家里,最后一遍听见女儿的声音时,她正在门口换鞋子,换穿上了从门口鞋柜上取下来的皮靴。女儿的脸转了过来,看着空无一人的电梯厢,迈开了小腿,朝前跨了一步。人小,腿短,这一步没有跨进电梯。突然,走廊的另一个方向,有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快速的转过脸,看着公用走廊的另一个方向。一只红色的皮球滚到她的脚边,碰到了她的脚,停住了。她弯腰,双手抱着红色的皮球,捧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女儿的身影从电梯门口跑开了,电梯门也在此刻合上了。

九秒钟后,电梯门又一次打开了,金惠走进了电梯厢内。电梯一直下降到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她走出了电梯厢。当金惠来找门卫,要求调看监控视频时,她的女儿再没有出现在监控视频中。金惠认定,女儿还留在了十九层。一定是被藏在了其中一家住户的屋子里。她报警了。在等警察赶到的过程中,门卫电话联络了物管,将业主金惠在十九层丢失了女儿的事件上报了。物管派来了一个工作员,陪同金惠,还有赶到的两个警察,在十九层长长的走廊上,敲着每一家住户的门。敲开门,金惠等不及物管派来的工作员向开了门的住户解释,冲上去,一把就推开了没有防备的住户。她冲进屋子里四处寻找,任何一处可能藏匿了女儿的地方,都不放过查看。

物管派来的工作员,跳过了一户人家的门没有敲,直接走过去,敲响了下一户住户的家门。“为什么不敲?”金惠问工作员。“那是空屋。”原来住着一家三口。男主人出轨了,小三怀孕了,逼男主人离婚,娶她。男主人被逼的急了,对小三产生了厌烦,求得妻子的原谅,回归了家庭。男主人让妻子出面,约谈了小三。妻子提议,给小三一大笔钱,补偿她,从此不再纠缠。妻子还向小三提议,趁肚子里的孩子还小,做人流。小三被妻子的提议激怒了,忿忿的离去。小三要报复抛弃她的情夫,还有情夫的妻子和孩子。小三的职业是护士,有条件弄到过量服用就能致人死亡的药。又用之前就偷配了的情夫家的钥匙,趁情夫带着妻子和孩子到电影院去的时候,溜进无人的情夫家。她打开了冰箱,将溶解于水,无色无味的药液,投放在冰箱里面的食物和饮料中。

屋主人一家三口,两天不出现,又电话联系不到,几个关系人就来敲屋主家的门。他们听到手机铃音从门内传出,感觉到事态严重了,报警了。通过技术开锁的方式,屋门被打开了,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家三口死在餐桌边的尸体,已经皮肤变了颜色。尸检后,确定了死亡的原因,全部系服用某种药物过量了。死亡的时间段,在三天前的晚上六点钟到晚上八点钟。三尸案,被提升为重点侦破的刑事大案,警方下了功夫,只用了不到十个小时的时间,就侦破了案件,抓住了投毒害命的小三。此时,她已经将腹中的孩子做了人流了,不再有免死金牌。经过审理,判决,核准量刑,一系列的程序走过场后,小三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屋主一家三口的尸体被运走后,屋内的一切家具摆设保持了原样,接收了房子的亲属,不愿意动了屋内的家具摆设。他只是断了屋内的水电煤气供应,为了防止漏电漫水和煤气爆炸的事故,锁了屋门,从此不再来开启过。关闭到现在有五年了。金惠是上个月刚搬来的,还没有与同一层的邻居们熟悉,也就没有听说,与她同一层的某一户无人居住的屋子,是个发生三条命案的现场。在金惠的坚持下,警察联系了该间发生过灭门案的屋子的新主人。请居住在本地的他,带门钥匙过来开门,配合警方的工作。屋子的新主人带着钥匙,十分钟后赶到了。紧闭五年的屋门,在钥匙转动门锁的金属摩擦声中,打开了。

金惠冲进屋内,一眼就看见,长条的沙发上,仰面躺着女儿,双手抱着一只红色的皮球。她冲到沙发边,试探了女儿的呼吸,还活着。她想抱起女儿,但那只被女儿双手抱住的红色皮球,碍事。金惠抬手拍了一下那只红色的皮球,女儿抱的很紧,一巴掌没拍掉皮球。金惠双手齐上,想从女儿的双手中扯掉红色的皮球,吃了一惊,女儿的力气比她大。红色的皮球象生了根一般连接在女儿的一双手中。任由她努力的扯,就是扯不掉。跟在她身后进了屋的两个警察,帮她抬手抬脚的将昏迷的女儿抬着,朝屋门外冲。冲出了屋门的瞬间,被女儿紧紧的抱住的红色皮球,落了地,弹跳着,回到了屋内。落在地上后没有再弹跳了,在地上滚动着,停在了长条的沙发边。屋门缓缓的合上了,金属的门锁发出了喀哒一声。

金惠的女儿舒醒了,茫然的看着泪流满面的金惠,还有穿着制服的两个警察。新屋主手指着空屋紧闭的门,声音颤抖着问金惠的女儿,在这间屋子里经历了什么?五岁的女孩想了一会儿,回答了他的问题。她在电梯门口等母亲金惠时,一个红色的皮球滚到她的脚边,弯腰拾了起来,看向皮球滚过来的方向。她看见,走廊的另一头,一扇门敞开着,一个年纪与她相近的男孩,在门口向她招手。之后,她就不记得了,好象只是眨了一下眼的工夫,就被母亲金惠抱在了怀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灵异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