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矿采矿权改革试点后遗症值得警惕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4:50 阅读: 来源:网管厂家

煤矿采矿权改革试点“后遗症”值得警惕

“三权合一”带来多方面体制突破

由于实现了所有权、经营权和采矿权“三权合一”,煤炭企业在真正意义上成了资源和资产的控制者。“缴了资源价款,资源给咱划定,采矿权人也是我们投资人的,这回吃了‘定心丸’,煤矿真正是我们的了!”乡宁县几位个体煤矿主对记者“扬眉吐气”地说,“咱得当自家的光景过!”产权敲定大大刺激了小煤矿改革采煤方法的积极性。据记者了解,仅临汾市就投入了60亿元进行采煤方法改造。山西省乡宁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刘波说,产权改革从根本上解决了浪费资源问题,小煤矿回采率提高了一倍多,煤矿开始科学规划、合理开采。

山西省的煤矿采矿权改革,突破了过去行政无偿划拨制度下形成的煤炭企业“资源画地为牢,资产无法作价”的困境。不少有识之士苦心构想的“煤炭资源资产化、采矿权利股份化、企业经营集团化”开始变成现实。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局长王守祯说:“我省的煤矿经营集团化势头明显加快,晋城市将36个地方骨干矿井的资源整合,以产权为纽带,以销售为龙头组建了产能达2250万吨的山西太行山无烟煤发展集团公司。我省将在几年内改造建成一批年产120万吨、90万吨和60万吨的机械化矿井。”

在明晰煤矿采矿权基础上的产权交易趋于活跃。据记者了解,不仅山西省内的国有大型煤炭企业与地方中小煤矿的资源实现了整合,国内其它省份有实力的能源集团也作为战略投资者,在山西部分煤炭主产县进行收购和兼并,成立了煤电、煤化一体的企业集团。比如山东省鲁能集团就在山西省怀仁县等地并购了一些中小煤矿。到2006年年底,山西省的煤矿总数在2005年的基础上将减少30%。

“十一五”期间,山西70%至80%的煤炭产量要来自年产百万吨的大矿。“山西省的采矿权改革,为我国三年解决小煤矿问题提供了十分有意义的思路。”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董继斌说。

煤炭资源有偿使用还在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上取得了历史的突破。山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清宪认为:“国有资产包括地上的资产,还包括地下的资源,长期以来十分庞大的煤炭资源无价格,产权归属不明确,不能完全进入要素市场;采矿权改革使资源有了价格成为商品,产权有了明确的边界,从而能无障碍地进入市场配置。这是国有资产管理的重大变革。”

煤矿产权明晰后,大量中小煤矿的实际控制人从后台走到了前台,成了名副其实的法人代表,这从法律上确立了他们的民事权利与民事责任。“政府的监管从此可以直达监管对象,不会被那些‘名义矿长’、‘挂名法人代表’从中迂回架空。煤矿的安全责任主体明白地进入政府视线。”山西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巩安库说。

山西省以资源有偿化使用为核心的采矿权改革,也推进了煤炭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改革步伐,“收取资源价款是煤炭资源成本完全化、外在成本内在化的关键一步。”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董继斌认为,“资源价款计入煤炭成本通过市价收回,会逐步使煤炭企业具备自我积累功能,为企业后续发展积累资金。”

“试点后遗症”值得警惕

山西省的采矿权改革在临汾市试点工作一年多,由于操作不当也引发了一些后遗症:

其一,临汾市在对煤矿储量未经认真核查收取资源价款引起部分矿主不满。由于核查煤矿真实储量要经过矿下核查、地表勘察等系列程序,过程较慢,当时为了尽快推进工作,收取价款根据的是采矿许可证上载明的储量,煤矿的真实储量核查工作并没有进行,在收取价款时自然也未合理核减。

其二,急躁冒进引发政策“夹生饭”。2004年,临汾市采矿权改革《方案》出台后的两个多月内工作迟迟没有进展,来自各方面的阻力和抵触情绪很大,许多矿主质问当地政府:“在全国别的地方,无偿取得采矿权的煤矿都不需补缴资源价款,为什么偏偏让我们补缴?”

到当年9月底只有30多家煤矿缴纳了价款。为了推动工作,临汾市政府决定采取“以小激大”的策略,先放开一批面积小、储量少,即将被淘汰或整合的小煤矿,先行明晰产权、缴纳价款。这一举措当然得到“死里逃生”小煤矿的积极响应,一时间许多小矿踊跃缴纳资源价款,加上大型煤矿按规定可缴价款,致使缴纳价款的煤矿数量最终突破了当时预计的350家。临汾市国土资源局矿管科科长杨拽奎说:“这就造成现在压减关闭小煤矿的难度加大,市政府无法完成省里下达的煤炭资源整合任务。”

其三,被“放生”小煤矿的采煤方法改革费用成为焦点。临汾市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说,当时市里为了推动试点工作向一批小煤矿承诺,只要按照要求进行采煤方法改革,就允许缴纳价款、明晰产权,发放新的采矿权证。

为了能够在整合中求生,临汾市很多小煤矿投入巨资进行了采煤方法改革。乡宁县关王庙乡鸭儿沟煤矿由一家村办煤矿和乡办煤矿整合而成。整合前两座煤矿的井田面积分别仅有0.17和0.14平方公里,每年的产能都是六万吨。整合后年产12万吨,面积不过0.31平方公里。在试点中,这两家小煤矿自行组合成一家后,在市里“放小激大”的形势下交了采矿权价款,并且进行了采煤方法改革,但由于达不到山西省的整合政策标准,现在这个矿已经闭坑。矿主赵生才说:“我们开通了新巷道,并打通了主副井,这些采改项目共花费了500多万元。其他的如综采、运输、通风系统改造等项目由于闭坑还没来得及进行,如果全部完成的话还得花费700万元左右。”

据记者了解,临汾市这些煤矿进行采改所需的经费很多来自于煤矿事实经营人的私人借贷。乡宁县七一煤矿是一家集体矿,目前已完成采改,共花费3000多万元,矿主刘耀狮说:“采改资金的主要来源是银行贷款和从亲戚朋友那里借贷来的。”

杨拽奎说:“现在如果关闭这些煤矿,不仅事关政府信誉,而且还得赔偿他们的巨额采改费用。”据临汾市国土资源局介绍,2004年至2005年临汾市所有煤矿采改投入在80亿元左右,一座煤矿采改投入少则数百万元,多则数千万元。

临汾市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说,改革试点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导致当时的煤炭资源整合方案一直得不到省里审批,煤矿采矿权改革也被阻滞。

据了解,临汾市改革试点中出现的问题已得到山西省有关方面的重视,目前经研究决定已经原则通过了临汾市的煤炭资源整合方案,但正式文件仍未下发。记者欲从临汾市国土资源局了解最新情况时,该局有关负责人称,要等正式发文后方能给予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