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到老婆出轨照片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4:54 阅读: 来源:网管厂家

“老公,我升职了,你可要好好为我庆祝一番!”

那天,妻子林真下班一回家就抱着我,拿出一份任聘书,眉飞色舞告诉我她升职了。看着一脸兴奋的她,我表情冷冷地很想说:“你***给我戴绿帽子了,还要让我为你庆祝?”

不过我终究没当面发火。我知道,一旦说出那句话,我们的家庭也就完了。心中歇底斯里痛着的我,没法去为她开心。我强压心中的怒气说:“对不起,今天我实在有点累了,改天再给你庆祝吧!”

妻子林真下班前半个小时,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彩信:照片上,在一群人中间,她和他们的老总面对面,两张脸几乎贴到了一起,附言则是“你老婆就是这样升职的”。我不是傻瓜,这条彩信想要告诉我的意思很明确:你的老婆出轨了,因此才升职的。这张内容暧昧的照片,让我无法相信附言所说的不是真的。

我想把彩信的事情彻底忘记,觉得那可能是林真被迫的偶然为之。但无论我怎样努力,始终都无法忘记照片上的那一幕。此后,我很难对林真再有原来的态度,心里无比苦闷。为了不让矛盾激化,我只好出门借酒消愁。这世界上还是只有酒最好,老婆会背叛你,但是酒不会背叛你,不会离开你,它会在你高兴的时候为你助兴,在你愁苦的时候与你同愁。

在酒的浸泡里,我的身体差了许多。与妻子林真亦无房事。偶尔,她衣着性感地向我发出爱爱信息,我也是闭眼不见。在她不满的目光里,我总是以“工作太忙,身体太累”为借口推脱。实在是想起照片上那一幕,我便对她了无兴趣。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有苦无处诉的我一个人在沙坪坝汽车站旁的大排挡喝闷酒,竟然意外地看到了林真公司的老总。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他,真的是狭路相逢。心中愤懑已久的我,径直走过去泼了他一脸酒水。林真的老总一脸茫然地问:“我招你惹你了,为什么泼我酒?”

我说:“为什么泼你?你自己干的好事忘记了?你为什么勾引我老婆?”

“你发什么酒疯?我何时勾引你老婆了。你老婆是林真,我知道,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今天我妻子还有朋友都在这,你当面给我说清楚,我可不背这个黑锅!”

这时,我才注意到林真的老总身旁站着个一脸气愤的女人。我心想:“正好当面看你老公的丑恶嘴脸,让我不痛快这么久,我也让你不痛快!”我说:“哼,别赖账,你***的以升职为诱饵,勾引我老婆,还有理了。”言毕,我一拳打到了林真的老总脸上。

我们两个在大排档扭打到了一起。几分钟后,我和林真的老总浑身都是伤,全身无力地躺在了地上。这时,林真的老总的妻子走到我面前说:“把话给我说清楚,我们家老曹什么时候勾引过你老婆。如果是真的,我绝不放过他,如果是你冤枉他,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你就看看你老公道貌傲然的丑恶嘴脸吧!”说完,我从手机里找出了那张一直没有删掉的照片。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林真的老总的妻子在看到这张照片后沉思片刻笑道:“这就是你的证据!你吃错药了啊。”随后,她告诉我,照片上的场景发生时,她也在场,是公司为庆祝我妻子升职而举办的宴会。而照片上的情节,估计是我妻子和他们老总面对面敬酒时拍下的,而且拍摄角度的问题,使得两个人看起来很亲密。其余时间里,我的妻子林真和老总之间都隔着几个人。关于这一点,林真的老总的妻子言之凿凿。

“那是谁拍下照片给我的,他想干什么?”我提出了我的疑问。

林真的妻子的老总回想半天说:“难道是小涵?吃饭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玩手机。”经过解释,我知道小涵是妻子的同事,而且是她升职的最大竞争对手。她的确有洗不掉的嫌疑。至于追查是不是她,这都是后话。

而这时,把事情说清楚后,我走到林真的老总面前说:“曹总,对不起。你受伤了吧,我送你到医院。”而后,在他妻子的陪同下,我们到了汽车站对面的爱德华医院治疗。由于伤情看上去不重,接待的医生只给我们的一点伤口进行了消毒处理,说不要上药。走出医院,在我的一再道歉中,林真的老总和他妻子都原谅了我的冒失,并答应我不将这件事告诉给林真。

晚上回到家,看着被我冤枉了两个多月的林真,我满心愧疚地紧紧抱住了她。林真在我的怀抱里,诧异地问:“老公,你怎么啦?”我激情不已地说:“亲爱的,我爱你!”我突然很想和林真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天晚上,无论我心里多想和妻子林真融为一体,下面的“兄弟”都不得力。林真劝慰我道:“你可能是太累了!”可接下来几天,事情依旧没有改变。想起之间过去的“一夜几次郎”经历,我害怕了。联想起我两个多月来的表现,林真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寻常。

几天后,尽管很不情愿,我还是在妻子林真的陪同下道了爱德华医院男科进行检查。男科的韩荣亮主任告诉我,我患有性功能障碍。在详细询问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和心理后,韩荣亮主任认为,对妻子的怀疑致使我的心理压力过大,对与她房事形成了抗拒心理,而过度酗酒更是让我的身体处于一种超负荷运转状态,加重了我的“不举”。

看到我极为紧张,韩荣亮主任又说:“以我们医院目前的医疗技术,保证你男性机能的健康恢复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你的情感问题没有解决,难保以后不会再次复发这个病!”

“再也不会了!”我看着在一旁至今才得知事情始末却没有怪我的妻子林真说。

目前,我正在进行康复性治疗。通过这件事,我想告诉那些或许正怀疑妻子的男性朋友们,不要轻易怀疑,这种怀疑伤害的不仅是你的妻子,还有你自己。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